中文版  |  English Version
 
用户名:
密  码:
  
北京大学
未名BBS
校内门户
课程网
北大教务
 
院友相关 > 院友动态 > 文章阅读  

青春派:做一颗清新向上的“豌豆”
发布时间:2013-11-26    阅读次数:10370

    初见他时,他和其他140余颗“豌豆”挤在一间1200平方米的大办公室里,没有任何特权。办公室里的大花猫更不会顾及他“CEO”的身份,时不时地跳到桌子上“视察”工作,趾高气扬地从键盘上踏过。
     要知道,正是这个年轻人和其团队在并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创造了手机管理软件“豌豆荚”,首个从“创新工场”中“毕业”,成立“豌豆实验室”,并在3年时间里拥有了1.5亿用户。这个数字意味着,每4个安卓手机用户中就有3个安装了“豌豆荚”。
     他叫王俊煜,28岁的技术“宅男”,“豌豆荚”的创始人。

“宅男”的豌豆情结

 

     高考状元、北大本科、谷歌工作、CEO……王俊煜头上顶着若干光环,这个学弟学妹口中“神一样存在”的大男孩其实有着一张娃娃脸,亲和力十足。
     所谓“豌豆荚”,就是一款安装在电脑桌面上的手机管理软件,这源于王俊煜想要更好管理手机通讯录的想法。有了这个小软件,把手机和电脑连接上即可在电脑上管理手机中的通讯录、短信、应用程序和音乐等,也能备份手机中的资料。此外,还能直接一键下载视频到手机中。
    在给产品挑选名字的过程中,王俊煜想起了小时候玩超级玛丽时遇到的长到蓝天之上的绿色藤条,一种让人欢欣鼓舞又充满希望的事物,远离世间险恶,顶一下还会掉下很多金币。“蕴涵着希望,给人一种清新、向上、令人愉悦的感觉。”
     当然,想法总不会与现实完全贴合。一开始,王俊煜钟情的名字是“豌豆”,但是这个域名早已被注册,转让费让他们这些技术“宅男”越砍价越高。觉得不划算,他就选择了“豌豆荚”这个跟“豌豆”近似的名字。
    “和现在产品的形象挺吻合的,小清新的感觉,却‘包裹’着‘白白胖胖’、非常简单实在的应用。”一名豌豆荚用户这样说。
     正如名字的风格,王俊煜希望自己的产品也是简单、有爱的。“有些产品给人的感觉很闹腾,像农贸市场。但是我却想让用户一想到豌豆荚,就能想到蓝天白云绿草地,一种很明亮、充满希望的感觉。”
     “只要观察到像智能手机这样一台强大的小机器带给父母的困扰,我就知道,有太多事情可以做,太多问题等待去解决。”王俊煜希望,豌豆实验室能够担起让智能手机变得更简单好用的责任,让信息更容易触手可及。
     在谷歌工作时,王俊煜非常认同一句话,“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纷至沓来”。他说:“即使用在今天错综复杂的中国互联网竞争格局,我还是相信这是一句有用的话。它指引着我们专注于为用户创造价值——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把手机变得更简单。”
    “创造想法的过程一不小心就会用力过猛,因为你很容易为了创造而创造,却对那些显而易见的事情视而不见。”而正是“豌豆荚”所做的这些显而易见却真正有用的事情,获得了1.5亿用户的认可。
 

豌豆团队的“战斗力”

 
     11点,豌豆实验室。王俊煜刚刚吃完早饭,手捧一杯咖啡缓解困意。而此刻,他将近一半的同事尚未到岗。
    当然,并不是“豌豆”们喜欢偷懒,或者讨厌工作。3年来,几乎没有员工离职。唯一“出走”的只有那只喜欢把爪子伸到俊煜杯子里喝水的大白猫。
     在“豌豆荚”工作,“豌豆”们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时间,也可以自己装饰办公环境。夜里12点时,还有很多人“赖”在办公室聚精会神地写代码,陪伴他们的有积木搭成的长颈鹿、色彩缤纷的观赏鱼、随风飘动的卡通气球……
     这些别人眼里充满“硅谷范儿”的“极客”(Geek)喜欢用技术去让生活变得更有趣。比如为了提高照顾他们的阿姨的工作效率,一颗“豌豆”还专门为她开发了一个订饭网站叫“喂豌豆”,每天下午2点会发邮件询问每个人吃什么,并且自动汇总成订单。
     “在我看来,极客是个褒义词,也成为了我们的文化。他们往往是这样的,聊天的时候只要进入技术细节,你只要多问几句,就会变得很兴奋。”王俊煜同样是个“极客”,他相信豌豆荚也会将这种文化一直保持下去。为了让大家开心,他还在愚人节的时候“骗”他们吸入氦气和六氟化硫说话变声,同时深刻感受到了“豌豆荚”的文化和价值观。
     除了日常工作,每年一到两次的Hack Day(一项活动,开发者、设计师等聚集在一起,共同做出有创意的东西。——编者注)是“豌豆”们可以光明正大地“不务正业”的机会。他们被允许去尝试任何疯狂、酷炫或者看起来可笑的想法,只要有人愿意去尝试。工程师们自由组队,用36或者48个小时完成全新的项目,并且全天提供咖啡和水果。例如,“豌豆荚”最近一次的主题为“技术突破可能性”,一些挑战想象、充满创造性的小作品就此产生。获得第一名的队伍往往还能获得奖励,比如说谷歌眼镜。
     “在创办豌豆实验室之初,我们就认为对未知领域不畏失败的冒险和探索是我们基因的一部分。”从窝在“创新工场”工位里的3颗“豌豆”发展到目前的140颗,大家共同的感受就是“在这里工作很简单、很有爱”。
     王俊煜努力将公司决策透明化,让每一颗“豌豆”都了解自己工作的意义。“我们都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其实不图太多物质的东西,还是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这里,人际关系很单纯,并且每个人都能得到团队的尊重。”一颗跳槽来到这里的“豌豆”说。
     “我们曾经组织过一个活动,引导大家把心里想的东西说出来。最后结果表现出,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作出贡献,并且都希望豌豆荚能够成为科技领域的先行者,探索和发现新的东西,让行业更加向前。”王俊煜说。
 

“豌豆”们的梦想

 
    随着用户呈几何级数增长,王俊煜也愈发忙起来了,连装在家里供他远程察看大黑猫的小机器人坏了都没管。除了推出一个有些“卖萌”的供用户清理手机内部程序的“洗白白”应用外,他还在和团队一起埋头完善“豌豆荚”的英文版。
     王俊煜自认为是个偏理想主义的人,作为豌豆荚的创始人,他的产品里也带有很多理想主义的成分。他讲了一个小故事,2010年他和创新工场里的几位创始人一起到一家大公司联谊。公司老总曾教育他们,“在中国互联网要做成事情,像你们这些‘书生’是不行的。你们做的事情太过于‘阳春白雪’了,是打不了仗,生存不下去的。”
     但王俊煜并不认同这一点。他不认为花里胡哨、每个像素都塞满内容的产品就能取得成功,一个更简单好用的产品就是注定没法走向大众。“其实我们创业的过程,就是一个从会去诚惶诚恐地听很多前辈的建议,到发现其实自己走出来的路也不错的过程。”事实证明王俊煜的想法是正确的,很多公司一边觉得豌豆荚过于“阳春白雪”,一边又来借鉴。
     他又讲了一个故事。“我们做的虽然是一个很新的行业,但也已经有一些‘成规’。有不少公司会付费推广自己的应用,行业里面惯常的做法是把广告和正常的排名打包到一起收费。”打个比方,某浏览器如果为每个下载付1元,在不投广告的情况下已经有10000个下载,买了广告以后,增加了2000个下载。按正常逻辑,应当付2000元,但行业里面的惯例却是付12000元。
     王俊煜觉得这很不合理,所以“豌豆荚”在尝试做类似业务的时候有两个改变,一个是把广告和自然结果严格分开,对广告明确标示;另外是只收增长下载的费用,“一开始,大家都觉得我们傻,包括我们的客户。但坚持了一年多后,客户终于慢慢开始认同了。”
    “有时我会想,在这样一个时代,到底前辈和经验的价值有多大?我们经常说中国的互联网有很多事情让人觉得无奈,那为什么我们不去改变它?而是继续遵守那些不合理的规则?”王俊煜以自己的例子说明,“我相信,只要坚持自己对的想法,慢慢做,很多东西都可以得到改变。”
    当然,除了坚持想法,更主要的是执行力。“有人认为创新往往只靠一个主意,其实不是这样的。主意很多人都能想到,但是从主意通往现实的路上却有很多塌方、很多挑战,最主要的还是看你是否有足够强的解决能力。”
    关于“豌豆荚”的未来,王俊煜相信它一定能蓬勃生长。“希望能够做到像硅谷里的公司那般有创造性,能够以用户为中心、以科技为中心,让更多人的生活因为‘豌豆荚’而改变”。
 
《人民日报》2013年07月02日 19版


地址:中国 北京 北京大学理科五号楼二层 100871 邮箱:yuanpei2001@gmail.com 电话:010-62758326